先有水还是先有渠

苹果的iPad,几乎成为平板电脑的代名词。世人都认为,苹果开创了平板电脑时代,开辟了一个新产业,引领了一种新时尚。谁会在意10年前的场景,比尔·盖茨手捧一块跟iPad模样很相似的黑板,向业界展示微软的新创想。比尔·盖茨对未来电脑发展方向的预见,与现在的平板电脑惊人相似。然而微软当年放弃了把它大量生产出来卖给用户的计划。

不必为微软懊恼,当年的平板电脑,过于超前,生产和使用环境都还没有准备好。你看,现在你用iPad或其他牌子的平板,做什么?无线上网,看网页、收发邮件、看视频、聊QQ、查地图、玩游戏。如果没有覆盖面极广的无线网络带来的种种可能性,平板的所有优点就全成了缺点:没有键盘输入困难,没有鼠标操作不精准,处理器弱干不了大事,它只是个电脑世界的鸡肋。当时的生产能力也不够,估量生产不了轻薄便携又价格不太高的产品。

微软的错误在于,轻易搁置了一项未来型产品,没有保持对市场趋势的先知先觉。

“云电脑”也有过这么一个失败的远亲,叫做网络电脑。上世纪80年代,有线的互联网方兴未艾,巨头们对电脑的观点出现了分歧。一派认为,互联网普及,用户在任何地方使用电脑都一样,肯定愿意就近使用,集中的大型计算机没必要,应该分散;另一派认为,既然互联网让用户随时随地下载资讯,为什么不把计算能力和存储也放在网上,用户只要备一台显示器和一根网线就行?SUN公司在 1983年提出“TheNetwork is the Computer”的概念,大致代表后一派观点。不过,由于网络条件限制,以及巨头们的观念没有从卖机器转变为卖服务,最后胜利的是前一派,PC(个人电脑)大行其道。

“云计算”新概念,其实没多深奥,可以把它看成条件成熟了,网络电脑回来了。《三国演义》早几百年已经预言了电脑界那点事:分久必合,合久必分。

失败的点子未必真的差劲,可能是时机不合适。水来了,渠还没挖好;渠挖好了,没有水。两种情况都是悲剧,但是,最大的悲剧是水在等渠,渠在等水。

挖渠引水无定势,唯有创新是永恒的。